您现在的位置:找sf发布网 > 综合攻略 >

最红虚拟偶像“跑路”了

时间:2022-05-14 11:20:03 点击:95

核心提示:撰文/张继康编辑/董雨晴01虚拟偶像的天花板5月10日下午,“Asoul”一词冲上了热搜。看到这个词条,许多人一定感到一头雾水。官方资料显示,A-soul是2020年11月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与...

撰文/ 张继康

编辑/ 董雨晴

01 虚拟偶像的天花板

5月10日下午,“Asoul”一词冲上了热搜。

看到这个词条,许多人一定感到一头雾水。官方资料显示,A-soul是2020年11月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与经纪公司乐华娱乐联合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团队一共包含贝拉(Bella)、珈乐(Carol)、乃琳(Eileen)、嘉然(Diana)、向晚(Ava)五位成员。

此次登上热搜的原因,是团队中的一位成员珈乐突然宣布将进入“直播休眠”状态,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受到了“身体以及学业”的影响。截至发稿,该话题阅读数已超过4000万,与其相关的讨论声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

虚拟偶像为何还会出现身体学业问题?事实上,该虚拟偶像女团的五位成员都由真人扮演,团员们通过真人穿戴动捕设备,再运用光学动捕的技术实时将本人的动作转化为虚拟形象的动作。而进入“直播休眠”的珈乐本人,原是乐华公司的练习生。

(图源:A-SOUL_Official官方微博)

有粉丝指出,除了真人不出镜,A-soul的其他方面都和真人女团高度相似。并且由于营业频率高,姑娘们的直播本身有趣,产出能力强,让A-soul拥有了一大批忠实粉丝,被网友们戏称为目前国内虚拟偶像团体的“天花板”。

许多粉丝都为几个偶像付出了真实的情感。此次珈乐的突然退团,在其粉丝群体间引发了震动。珈乐的粉丝凌木表示,对于珈乐突然离开的消息,自己经历了由不敢相信到最后不愿相信的过程。他表示,自己一夜都没睡好,尽管第二天还要上班,但还是重复机械地刷新超话,寻找和他有着相同感受的人。

还有粉丝通过视频的形式伤感地表示:“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虚拟的,我确认我爱你的灵魂,我爱你的一切,包括爱你之前的这份工作。”

02 退团真相

然而,当人们层层调查,却发现,珈乐的退团缘由并非官方通报的那样。

成立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这个虚拟女团就收获颇丰,微博粉丝数量达到了178万,B站获赞总数也达到了将近500万。此外还有方文山、许嵩等知名音乐人为其写歌作曲。在众星云集的乐华娱乐家族演唱会上,也能看到她们在台上唱歌跳舞的身影。

A-soul目前的商业变现,主要集中在直播收入和商业合作。以国内的虚拟偶像现状来看,A-soul的人气不容小觑。

在去年,A-soul的队长贝拉和成员珈乐分别举办了两场生日会直播。数据显示,两名成员的直播收入分别超过了210万元和197万元,其中贝拉还因生日会当天创下了10000舰长(舰长的价格为198元/月,类似付费会员)的纪录,成为了B站历史上第一位“万舰”虚拟主播。除此之外,A-soul也接到了来自欧莱雅、华硕、肯德基等品牌方的推广合作。

根据A-soul的运营公司乐华娱乐今年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在A-soul的影响下,乐华娱乐与虚拟艺人有关的泛娱乐收入由2020年的2108万元增至了2021年的3787万元,同比增长了79.6%。

(图源:A-SOUL_Official官方微博)

然而,看似赚得盆满钵满的A-soul,却随着珈乐的离开而揭开了这个虚拟偶像团队冰山下不为人知的一面。

有字节跳动内部人士爆料称,珈乐的“中之人”(为虚拟偶像提供声音来源的人)在2021年7月之前拿的是底薪为7000元左右的实习工资,9月涨薪到11000元,同时还能有1%的提成。

也就是说,如果粉丝花138元充一个连续包月的“舰长”,在与B站五五分成后,珈乐的“中之人”只能分到6毛钱。

网上流传的一张工资截图显示,A-soul的五个成员月工资均在1.2万-1.4万元之间浮动。看似高薪,但与女孩们的实际付出并不一致。有疑似珈乐“中之人”本人的社交账号曾写道,自己每天的下班时间在凌晨3、4点,没有休息日,同时还伴有胸椎扭伤、失声、失聪等职业病。5月11日晚珈乐的直播内容,也间接证实了该社交账号是该名“中之人”本人所持有。

针对网络上流传的薪资待遇,A-soul官方账号在5月11日晚刊登了项目负责人苏轼写的致粉丝的一封信。信中提到该项目目前仍处于大幅亏本的状态,所以无法给她们提供比拟当红真人艺人的薪资待遇,但项目方一直在努力为她们提供在行业内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和福利。

知识博主卢诗翰认为,作为虚拟偶像中的本体,像珈乐这样的岗位可替代性非常强。对于目前的虚拟偶像行业来说,这种流水线工厂的思路几乎决定了主播本体的地位要远远低于项目操盘手、编导策划等人,而这种地位的差距也会在薪资上体现出来。

珈乐的出走,则撕破了虚拟偶像完美形象下的光鲜面具,也让沉迷于赛博空间的粉丝们如梦初醒。

曾给A-soul打赏超过3000元的毛文表示,自己再也不会给这个团体花钱了,因为终于意识到,自己打赏的不是她们本身,而是背后的资本。白向妮也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给她们打赏花钱,不想让自己的爱成为束缚她们的工具,“希望她们赶紧跑路”。

03 虚拟偶像的未来在哪里

就在珈乐宣布离开的前一周,海外虚拟主播Vox在B站迎来了自己在中国直播的首秀。凭借着在海外YouTube等平台积累的超高人气,在不到一个半小时的直播里,Vox直播营收超过100万元,每小时收入超过了65万元,付费人次超过了4万,目前的粉丝数量已经达到了87.6万。

(图源:B站@Vox_EN_Offical)

Vox所属的VTuber(Virtual YouTuber,最初指用虚拟形象活跃在YouTube上的UP主,现也指代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公司是一个名为彩虹社的日本企业。

今年4月,彩虹社的运营公司ANYCOLOR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的上市申请已被批准。如果成功上市,彩虹社将成为VTuber界首家上市公司。其招股书显示,凭借旗下150名虚拟主播,其2021财年前三个季度的营收已超过了101.6亿日元(折合人民币5.26亿元)。

Vox在中国本土市场的火热也说明,虚拟偶像赛道的潜力仍待挖掘。艾媒咨询发布《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的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2年将分别达到1866.1亿元和120.8亿元。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量子位《2021年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

但从目前来看,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始终没有诞生出带有爆款效应的破圈IP,绝大多数虚拟偶像都是在“圈地自萌”。一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1827人当月营收为0元。创造了A-soul的乐华娱乐,去年还推出了另一款虚拟偶像男团量子少年,如今的官微粉丝数量仅有3万个。

另一方面,虚拟偶像自身也与粉丝之间存在着一道尚在摸索的信任之墙。吉林师范大学王鹏在其文章《虚拟偶像驯化:虚拟偶像与粉丝的拟社会互动》中指出,“虚拟偶像驯化是资本、技术和粉丝三方共谋的结果,身份认同、社交安全需要和崇拜情感是维系虚拟偶像及其粉丝拟社会交往的纽带。”一旦这种纽带被任意一方打破,将会带来虚拟偶像的“塌房危机”。

在宣布A-SOUL诞生的视频中,“永不塌房”四个字被打在了视频的结尾。在A-soul出道之前,乐华娱乐CEO杜华也曾表示,这个女团推出后,就再也不会有抱怨了,“因为她们是永不塌房的、永不谈恋爱的、永远爱杜妈的、24小时工作的”。

但现在,虚拟偶像的“中之人”跑路,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塌房呢?

来源:找sf发布网(www.chyatai.com)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 找sf发布网(www.chyatai.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06004449号-1